迟早更新

by ONES Ventures

复杂问题的简单总结 · 性别篇

2020 年,是什么样的年份?相信所有人都一言难尽。Netflix 甚至拍了一部叫《Death to 2020》的伪纪录片(docudrama)来大吐苦水。

但 2020 年,也是「她」的世纪诞辰——不是任何人,就是「她」。1920 年,在伦敦大学留学的刘半农,在自己的诗里第一次用上这个他手创的字。这首诗后来被赵元任谱了曲,大家也还都耳熟:《教我如何不想她》。

性别源起于生命的竞争。这个字也是演化的结果。当时对应「she」的,比如还有鲁迅选择的「伊」。但音乐似乎给了「她」更强的生存力量,延用至今。

漫长百年,「她」的含义始终如故,但指涉对象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角色却天翻地覆。我们实现了一些前人的期待,有一些还在路上,另一些或许永不会到来。哪些功绩已被取得,哪些压迫已被颠覆,哪些意愿已被倾吐,哪些变革还在等待,这些问题,以及此时此刻真实的、行动和反抗的可能性:如何化身一块恰当的砖瓦,去组成更广阔的道德关系和无所不在的新文化意识形态的一部分,是下一个百年里「她」给我们的机缘。

七期音频节目,487 分钟的对话,着重谈及 32 本书,282 条延伸阅读。你可以把以上视作我们策划并执行的一场有关性别、面向耳朵的展览。它展示的并非物件或艺术,而是多种时间及地理维度上的男女们对人生的管中窥豹,因内向而外向,既片断又全知。

这场虚拟的展览如果必须有名字,那么就是:教我如何不想她。

——枪枪 & 任宁 于上海


Episode 168: 迟早过年 · 复杂问题:人人人人人

人字的结构,就是相互支撑。

Episode 167: 迟早过年 · 复杂问题:嬲嫐嬲嫐嬲

层层递进的变革,通往一碗切细拌匀了的性别沙拉。

Episode 166: 迟早过年 · 复杂问题:孩孩孩孩孩

性的产物,人的延续,家的核心。

Episode 165: 迟早过年 · 复杂问题:婚婚婚婚婚

亲密关系的终极是只有亲密,没有关系。

Episode 164: 迟早过年 · 复杂问题:事事事事事

着眼于公平,比喊着平等要有用。

Episode 163: 迟早过年 · 复杂问题:女女女女女

机会和条件是我们追求的所有。

Episode 162: 迟早过年 · 复杂问题:男男男男男

男性需要现代化,现代化需要男性。